【施以諾談名人與疾病】學琴,治好了歐陽修的憂鬱症?

2024-03-09 07:30 / 作者 施以諾 / 輔仁大學醫學院職能治療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古琴。翻攝自一畫五弦臉書
歐陽修在歷史上是個了不起的文學家、政治家、歷史學者。在文學成就上,他名列「唐宋八大家」、「千古文章四大家」之一;在政治歷練上,他曾官至翰林學士、樞密副使,也曾出使遼國,且歐陽修還曾接續北宋傳奇人物包拯出任其下一屆的開封府府尹,但作風比包拯要寬厚許多;在歷史研究的成就方面,歐陽修所著的兩部史書《新唐書》及《新五代史》影響甚鉅,是傑出的史學家。若以今天的角度觀之,歐陽修無疑有許多「斜槓」的身分與功績,是公認的才子。

然而,身為北宋朝廷要員的他,在政治上也曾經歷數次起落,並遭人攻訐,我們不難想像他的職場壓力有多大。而如果我們以精神健康的角度去細讀他作品中的字裡行間,我們可以窺見他當時可能有類似今天「憂鬱症」的蛛絲馬跡,憂鬱症常見的可能症狀有哪些?心情極度不佳、對自己過去有興趣的事都退縮不想從事,是許多憂鬱症病人常見的現象。

為何我說歐陽修可能曾在某段時間有類似憂鬱症的狀況?因為歐陽修曾在《送楊寘序》寫道:「予嘗有幽憂之疾,退而閒居,不能治也。」翻成白話的意思是:我有些憂鬱的疾患,退縮而無所事事,無法治好。這跟許多憂鬱症病人的臨床症狀確實有不少雷同。

這篇《送楊寘序》是哪時寫成的?他發生了甚麼事?筆者曾經拜讀學者沈冬的論文【琴藝誰可聽?歐陽修與北宋士風】,當中提及歐陽修的這篇《送楊寘序》有可能是成文於北宋景祐初年、歐陽修剛被貶官至夷陵左右的時間點,古人因被貶官而感到憂鬱,絕對合理!當然,以今天的臨床角度而言,「憂鬱症」跟「憂鬱情緒」之間仍有差異,我們無法僅憑《送楊寘序》的字句就百分之百斷定歐陽修當時必是憂鬱症,只能說他當時與憂鬱症的症狀有所雷同,至少是有不輕的憂鬱情緒無誤!

而在那個沒有精神科藥物、沒有臨床心理師、沒有精神科職能治療師的年代,是誰治好歐陽修的憂鬱的?歐陽修同樣在《送楊寘序》中給出了答案,他接著寫道:「既而學琴於友人孫道滋,受宮聲數引,久而樂之,不知其疾之在體也。」意思是陷入憂鬱的他,後來去跟一位名叫孫道滋的朋友學琴,受音樂薰陶,越彈越快樂,慢慢的感覺憂鬱之疾便從體內消散了。

很有趣,我們若把歐陽修的《送楊寘序》給視為一篇個案型研究論文,可以發現:學琴,治好了歐陽修的憂鬱。而這在醫學上也絕非不可能,雖然目前台灣的醫療法規中沒有「音樂治療/音樂療法」這個名詞,但不少國家有相關協會的「音樂治療師」認證,二十多年前台灣名醫兼鋼琴家江漢聲教授在擔任臺北醫學大學醫學研究所所長時,曾致力推行「音樂治療」、「音樂與醫學」等課程,目前輔仁大學醫學院職能治療學系、台灣藝術大學的音樂系與國樂系、輔仁大學音樂系所等也都有音樂治療的選修課程。在音療相關認證方面亦是百花齊放,比方說台灣的臺北市醫學人文學會也有較簡易的「音樂治療關懷師」(Therapeutic Music comforter,TMC)認證辦法,也有其他單位發行自己的相關認證。

此外,若以正式的法規層面而論,在「中華民國職能治療師法」中早已有「娛樂治療」這一項,亦即精神科職能治療師可以利用音樂、藝術、遊戲等娛樂活動來治療病人。是以像當年的歐陽修那樣靠樂器來娛樂身心,達到療癒的效果,在今天的臨床照護上絕對可行。

音樂真的可以改善憂鬱嗎?效果固然因人而異,但至少歐陽修當年自覺很有效;而音樂介入憂鬱的方式也並非一定要靠學樂器,許多醫療論文亦指出唱歌、音樂遊戲、聽音樂等其他類型的音樂活動對改善情緒也頗有成效。雖然依法非衛福部所認定的合法醫事人員不能在國內宣稱任何「治療」行為,但任何人都有資格用音樂來「自療」,都可以為自己找到自己在憂傷中能排遣憂愁的音樂娛樂活動,用音樂拉自己一把。

歐陽修,一個了不起的北宋大文豪、政治家,但他也跟您我一樣是個平凡的血肉之軀,當他被憂鬱給困擾時,音樂幫助了他。在這壓力山大的世代,也許您也可以嘗試用音樂來作為自己在職涯低潮中的療傷劑,讓自己從新振起。

(本文作者施以諾為輔仁大學醫學院職能治療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臺北市醫學人文學會榮譽理事長)

本網站使用Cookie以便為您提供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擊下方“同意”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政策,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