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人其事2-2】 國會秀機槍獲扁挺但劉冠軍案失信任 丁渝洲不被當「自己人」關鍵殷宗文

2024-03-31 07:20 / 作者 郭宏章
首位歷經政黨輪替的前國安局長、前國安會秘書長丁渝洲上將(中)2024.3.29出席馬政府時期的國安會秘書長胡為真(左)新書發表會。郭宏章攝
前總統陳水扁在國史館日前出版的訪談紀錄中,首度指出當時將國安局長丁渝洲調任國安會秘書長,是因為處理劉冠軍洗錢、逃亡案處理得不好,並未對總統忠實報告,「坦白說就是明升暗降」。對扁說法,上週五3月29日當天,備役上將丁渝洲應邀出席前國安會秘書長胡為真的新書發表會時,面對媒體記者關心,原本丁渝洲不願鬆口,不願談過去往事。但在《太報》記者追問下,丁渝洲才簡單表示:「時間都過那麼久了,不再辯駁。」言簡意賅,但也顯示出丁渝洲複雜的心情。不過,國安大老透露,殷宗文才是造成陳水扁對丁渝洲誤解的主因。

丁渝洲曾公開表示,自己是忠貞的國民黨員,但在政黨輪替時,為了守護國家安全的責任,堅持國家安全工作的中立,因此在陳水扁當時宣布不撤換國安首長、並且明確向丁渝洲表達希望丁渝洲在李登輝總統任期結束、520政黨輪替後繼續留任國安局長,也讓丁渝洲這位資深國民黨員,成為與扁時期首任閣揆唐飛相同的處境,在綠色執政中扮演關鍵角色,但也種下後來起伏的因緣。

前國安會秘書長、前國安局長丁渝洲上將(右3)2024.3.29出席胡為真(右4)新書發表會。郭宏章攝


事實上,一輩子身為國民黨員的丁渝洲,在台灣首度政黨輪替之際,也就是從1999年2月從殷宗文手中接任國家安全局局長開始,到2000年5月20日、首位民進黨籍總統陳水扁就職為止,等於是對丁渝洲一大考驗,因為丁渝洲從年少時就立志報國,於宜蘭頭城高中畢業後就保送陸軍軍官學校,1966年由陸官五十五年班畢業任官後,一路在國軍野戰部隊基層歷練,軍旅生涯中並五度赴金門擔任領導職務,曾任金西師少將師長。1993年升任陸軍總司令部中將參謀長。

丁渝洲當年由於在立法院針對陸軍換裝國外進口的班用機槍(按:比利時FN Minimi,美軍型號為M249)案,遭到包括少數立委杯葛,質疑為何不讓當時的聯勤司令部生產國造班用機槍。丁渝洲在回憶錄中說,由於採購案紛紛擾擾,要說服立委接受也非易事,自己決定大膽嘗試--把聯勤自製班用機槍以及國外預定採購的班用機槍,各調來一挺,直接拿到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會議室,實地展示班用機槍,並且請事先做好充分訓練的士官準備當場操作。

當立院會議備詢時,進行到丁渝洲被叫上台答詢時,他馬上請場外弟兄把兩挺機槍擺在主席台前,立委們沒料到丁渝洲來這一招,大家都很吃驚,因為從來沒人把武器帶進立法院,更不要說是機槍了。

丁渝洲回憶道,立委們對兩挺機槍極感興趣,有些立委開玩笑說丁渝洲「冒犯了國會」;由於這兩挺機槍帶來的新鮮感,整個場面就輕鬆下來了。丁渝洲先對機槍採購案簡單說明後,就開始由兩名士官分別簡介機槍性能,並實際操作給立委們看。由於當下操作優劣立判,且當時陸軍使用的第一代班用機槍(按:聯勤仿製美國M60的五七式班用機槍)非常老舊,已不堪用,亟待換裝;而聯勤機槍(應為後來的T75班用機槍)經過測試尚未達到作戰需求,陸軍總部才決定向國外採購,經過評比後,決定採用歐洲某國生產的新型機槍。

前總統陳水扁(左)在其國史館出版的《陳水扁總統訪談錄》中表示,對於丁渝洲在國安局長任內處理劉冠軍案不滿意,將丁調任國安會秘書長是「明升暗降」。丁渝洲對此不願辯駁。廖瑞祥攝


經過實地操作展示,加上丁渝洲說明講完後,已經沒有立委再提出質詢,而堅持國造、反對對外採購的意見也沒,國防委員會休息時,立委們全都圍上來,拿起那一挺預定採購的國外先進機槍要求照相。當時的立委陳水扁也端起槍來讓記者拍照,「我們的機槍採購案預算就此順利過關。」丁渝洲回憶道。而這也是在政黨輪替前,丁渝洲與陳水扁在立法院的直接互動經驗之一。丁渝洲也沒想到,這可能也是在2000大選結果揭曉後,時任國安局長的丁渝洲,被陳水扁留任、進入綠色執政國安團隊的關鍵之一。

另一位資深國安人士也透露,由於丁渝洲前任的國安局長殷宗文,兩人關係十分微妙,這也是讓丁渝洲當時在扁政府內處處遭到制肘的原因之一。甚至有另一位軍情人士直言,就是殷宗文給丁渝洲「穿小鞋」。軍情人士透露,甚至在丁渝洲當時正式接下國安局長前,已經把國安局首席副局長韓堃等局內高層人士安排好,並直接告知丁就是如此安排,但殷卻報告時任總統李登輝「丁渝洲同意」相關人士安排。後來過了許久,丁渝洲才察覺不對勁。這也才會埋下潘希賢案與劉冠軍案,扯出「奉天專案」國安密帳,甚至後來爆發的「鞏案」,也是殷宗文要把丁渝洲給拖下水的。

丁渝洲在陳水扁上任後,留任國安局長,但因為當時殷宗文上將升任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工作層級上是國安局長丁渝洲的上司,兩人在軍中期別差了10期,但丁渝洲直到出任軍情局長,才與時任國安局長的殷宗文有了交集。

前總統陳水扁在2008年任期末期搭空軍C-130H運輸機專機到南沙太平島視察。翻攝自陳水扁臉書


丁渝洲回憶錄中提到,原本在軍情局長任內,丁渝洲每次向殷宗文提報或碰面時,殷都稱呼丁為「丁局長」。不過,但丁渝洲接任國安局長後,某次丁渝洲向時任國安會秘書長的殷宗文進行某項重要業務提報,殷宗文聽了後卻稱「丁先生」,讓丁渝洲心裡察覺有異,事後就有國安局同僚提醒丁渝洲「要當心」。

2000年大選結果揭曉後,當時經管掌握「奉天專案」情報經費的會計長徐炳強與出納組長劉冠軍都表達退伍意願,丁渝洲當時想法為新政府成立,換新人選趙存國來接徐炳強原本負責的國安局會計長業務,但沒想到劉冠軍主動向新任會計長趙存國報告,自己與組員曾因將鉅額現金存入銀行而被調查局洗錢防制中心約談。案件隨後在媒體曝光,整件事爆發。

但丁渝洲曾表示,以前從不認識劉冠軍,但案發後召見劉幾次,並不記得次數,但沒想到劉冠軍被證實已經潛逃出境後,當時《聯合報》一篇不具名報導直指丁渝洲在劉冠軍失蹤前,兩人曾見面三次,該報導並暗示丁與劉是「共犯結構」,丁渝洲說後來知道寫這篇報導的是楊姓女記者,「消息來源則是殷先生」。

丁渝洲也回憶指出耐人尋味之處,殷宗文先生跟這位記者見面,「一方面要求匿名,一面釋出劉冠軍逃亡之前,我曾約詢過三次的消息。」丁渝洲也指出楊姓記者後來訪問過自己,「親口對我證實殷先生的舉措。殷先生怎麼會知道劉冠軍這麼具體的動態?除了當事人跟他講之外,沒有人知道的事還有誰會告訴他?這樣的環節,我想起來就趕到痛心。」

軍情人士表示,在劉冠軍案爆發後,國安情報工作的秘密資金全被被掀開,對台灣整個國家安全情報工作造成致命性的打擊,但丁渝洲卻得面臨的自己直屬上司殷宗文暗中操作媒體,不惜犧牲掉國安單位的隱密性與可信度,殷甚至涉嫌「監控」丁渝洲等人一舉一動,這讓丁渝洲相當心寒。更令丁渝洲不想戀棧官位的另一項原因,就是「大老闆」時任總統陳水扁也不信任,也不把丁渝洲當作「自己人」,於是丁渝洲堅持辭職退休,歸隱山林。

丁渝洲在回憶錄中曾表示,回顧自己一生公職,充滿了挑戰與驚奇,但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在國安局服務時,我沒有偏向國民黨;民進黨執政以後我以效忠國家自許,也沒有偏向民進黨。這樣的作風之下,藍綠兩邊都不認為我是自己人。」這一段話,充分表明丁渝洲心境。

郭宏章 收藏文章

本網站使用Cookie以便為您提供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擊下方“同意”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政策,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