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想聊日本】因一場停電釀萬人中毒的食安危機 日本雪印乳業的血淋淋教訓

2024-03-31 08:00 / 作者 陳毅龍
發生於2000年的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為二次大戰後日本最大的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翻攝Twitter@LonnieCandy
近日台灣與日本都接連爆發食安問題,台灣方面寶林茶室信義遠百A13店發生食物中毒事件,目前已遭勒令停業;日本則是民眾食用小林製藥紅麴保健品後,出現腎臟疾病等問題,截至30日已造成5人死亡114人住院。提到日本的食安事件,就不得不提2000年後最知名的「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與「雪印牛肉偽裝事件」,2起食安事件導致公司直接破產。

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經過



根據日媒《MATOMEDIA》的整理,2000年6月25日,3名住在和歌山縣那珂町的孩童(9歲、6歲、4歲),在飲用雪印乳業(現為雪印惠乳業)商品「雪印低脂乳」後出現嘔吐症狀並送醫。當天,和歌山保健所接獲疑似食物中毒報告,但保健所卻無視了通報。

同年6月27日,其他因飲用「雪印低脂乳」的食物中毒受害者,到了大阪市內醫院看診,而該醫院向大阪市保健所的通報,成為了保健所向政府提交的最初報告。因此有人指出,起初雪印的反應慢半拍,為導致該食品中毒事件蔓延的其中一個原因。

到了6月28日,受到中毒症狀者的通報急速增加的影響,大阪市保健所開始對出現症狀的民眾進行調查,並對雪印乳業大阪工廠實施入內調查。

對於雪印大阪工廠,大阪市保健所指導其自行回收同工廠生產的疑似造成集體食物中毒的商品,並停止生產新產品,並透過公司的報紙刊載公告。

不過,大阪工廠以總公司高層出席股東大會為由,延後做出判斷。大阪工廠最終於29日開始自行回收約30萬件相關商品,但即使到了這一階段,雪印仍未公布具體情況。

於是,對於雪印大阪工廠的草率因應早就抱持危機感的大阪市保健所,於同日自行召開記者會公布事實,事到如今「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才正式被社會大眾知曉。受此影響,同日深夜雪印大阪工廠才終於召開記者會,發表暫時停止「雪印低脂乳」的製造。

只不過,在雪印大阪工廠遲遲未做出因應的6月28日、29日,於這兩天製造的「雪印低脂乳」早已經運往以超市為主的關西一帶的零售商店,因而導致嚴重的損害擴大。

自從該事實公布後不久,飲用雪印乳業乳製品的食物中毒通報如雪片般飛來,大阪府、兵庫縣、和歌山縣、滋賀縣等大範圍關西地區,都傳出多起食物中毒通報,經認定的受害者人數,截至2000年12月止從一開始原本的數人,擴大到了1萬4780人。

同年6月30日,從被和歌山市衛生研究所帶走的檢體「雪印低脂乳」中,驗出了「金黃色葡萄球菌」,對此大阪市保健所正式命令雪印大阪工廠回收該商品。至於為何一家大公司製造的牛乳,會突然跑出「金黃色葡萄球菌」呢?原因與停電,以及一連串的人為因素有關。

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原因1:原料製造工廠停電

中毒事件爆發後,透過當局的聽取調查,確定事件的源頭是北海道的雪印乳業大樹工廠,「雪印低脂乳」所使用的脫脂奶粉就是由該工廠生產的。

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爆發前約3個月,2000年3月31日,位在北海道的雪印乳業大樹工廠發生停電,時間從上午11時起停了約3小時,通常幾分鐘就結束的乳脂分離過程被停止,於是脫脂牛奶就在攝氏20至30度的加熱狀態下,被放在槽內約4個小時。

甚至,先儲存剩餘脫脂牛奶的濃縮過程中的回收奶槽,也因停電而長達9個多小時處在未冷卻的狀態,在此期間金黃色葡萄球菌在每個槽中滋生,並產生「A型腸毒素」,該毒素被認為是導致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的直接原因。

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原因2:大樹工廠草率的管理體制



因高溫而被放置槽中的原料,原本全都應該要被丟棄,但如果是用殺菌裝置殺死金黃色葡萄球菌的話,則被確定為安全,處理後的可直接用於生產脫脂奶粉。

大樹工廠雖然於4月3日,已掌握到細菌正在以上述方式製造的脫脂奶粉中異常孳生,但製造課長櫻田宏介卻因害怕責罵而選擇隱瞞,且就這樣直接出貨了,於是其中的部分就被用作4月10日生產的脫脂奶粉的原料。
就這樣,帶有毒性的脫脂奶粉被送到大阪工廠,隨後用毒脫脂奶粉為材料所生產乳製品引發了大規模食物中毒。

引發此事件的雪印乳業大樹工廠,現場缺乏危機管理意識,也沒有製定生產過程因停電而停止時的因應對策手冊。甚至,儘管被用來製造的脫脂奶粉中,細菌數量超過了安全標準,但製造課長卻認為「加熱殺菌後就安全了」,因此繼續按原來的方式使用。同工廠裡,從廠長到員工,都缺乏「部分細菌產生的毒素,即使加熱也不會失去毒性」的基本知識。

雪印集團荒腔走板的記者會 社長嗆:我都沒睡耶!



「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爆發後,時任社長石川哲郎儘管連日出席記者會,但2000年7月4日的記者會上,不斷講出逃避責任的發言,如「黃種人有一定數量會因為喝牛奶而生病」等,還在記者會開始1小時後,就單方面取消記者會並離開會場。

儘管石川哲郎被記者們邊包圍邊擠往電梯,但當時他卻對要求延長記者會的記者反嗆「我都沒睡耶!」,因此受到嚴厲批評。

關於「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的後續,社長石川哲郎、雪印乳業專務、雪印大樹工廠廠長、製造課長、製造課主任等5人遭書類送檢至大阪地檢。

之後,社長石川哲郎和專務以無法預見事件為由,沒有被起訴。其餘3人則被指控業務上過失傷害罪和違反食品衛生法。

在「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之後,雪印乳業成立了「客戶關懷中心」,以應對大阪工廠的食物中毒事件受害者,但具體提供了哪些賠償?卻未明說。不過,從雪印隨後的公告來看,至少已對住院的受害者提供金錢賠償。

此外,由於向客戶等支付賠償金和商品廢棄損失等,雪印乳業截至2000年9月的中期期間經常性損益方面,約為100億日圓的虧損,因此雪印乳業對零售商,似乎以數百億日圓進行了補償。

雪印禍不單行 2年後子公司又爆發「牛肉偽裝事件」

自「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發生僅僅過了2年,2002年這次換雪印乳業子公司雪印食品出包。當時雪印食品濫用農林水產部針對狂牛症對策所實施的補償金制度,詐領2億日圓的補助金並被人發現。

雪印食品利用政府收購全頭檢驗導入前遭屠宰的國產牛肉製度,將廉價的外國牛肉偽裝成國產牛肉,非法請求農林水產省的收購費用,並騙取2億日圓。此次詐欺事件,成為雪印集團徹底喪失信用的最後一根稻草。

繼「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後,又爆發「牛肉偽裝事件」,消費者對雪印集團的信用可說是直線下降,最終雪印集團被迫解散。

為了救濟,2003年1月1日雪印乳業本體從市乳部門分割出來,由日本全國農協及ジャパンミルクネット2家接手,新成立「日本牛奶社區」。

不過之後,由於牛奶價高漲的影響,該公司陷入財務困境,雪印乳業本體與「日本牛奶社區」進行了經營合併,並於2009年10月1日,透過共同股權轉讓,成立共同控股公司「雪印惠乳業株式會社」。

最後於2011年4月,「雪印惠乳業株式會社」吸收合併「雪印乳業」和「日本牛奶社區」,成為了現在的營運公司「雪印惠乳業株式會社」。

陳毅龍 收藏文章

本網站使用Cookie以便為您提供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擊下方“同意”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政策,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